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转载戴宏阿姨追思撰文

此文由:郭毅儿女 ( 郭毅的儿女 ) 于 2012/6/21 16:13:52 撰写 浏览:2652

替奶奶向郭毅奶奶表达追思

(2012-05-28 21:03:46)
标签:

杂谈

 

5月26日我很谨慎的将郭奶奶辞世的信息告诉了奶奶,虽然已过了10天,我的担心还是变成了现实,奶奶紧攥住我的手,呜咽不止。其实奶奶一向很坚强,但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委的是太大了。她与郭毅奶奶有着72年的深情厚谊,郭奶奶是我奶奶自参加革命第一天始认识的第一位生死与共的战友,也是她情同手足的老大姐。

根据奶奶断断续续的叙述,我把它整理成文字,本想投进郭奶奶的追思网页,但不知网页为何一直无法打开。所以就发在自己的博客中,算是替奶奶表达对郭奶奶的追思。

······

 

1938年3月,我成为八路军太行野火剧团的一名小战士。剧团团长是我哥哥的同学王俭同志,指导员就是后来与我有着长达72年胜似骨肉亲情的大姐郭毅同志。

1939年初野火剧团并入新一旅,旅长就是老大哥韦杰同志。郭毅大姐年长我9岁,她和韦杰同志视我为亲妹妹一般,无时无刻关心着我,照顾着我。郭毅大姐甚至对我的每一位家人都像自己的亲人一样的熟识。

1939年底我奉调去了八路军总部先锋剧团,与郭毅大姐分别了两三年,1942年反扫荡结束后,我被分配到太行五分区工作,又与郭毅大姐会到了一起,而分区司令员正是老大哥韦杰同志。从这时起一直到抗战胜利,后来又同到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我们都不离不弃、相从甚密。

1939年我的哥哥牺牲后,老父亲来到部队,是郭毅大姐像亲闺女一样天天陪着他,安慰、开导他。

1947年我的老父亲惨遭国民党还乡团残杀后,又是郭毅大姐天天宽慰我、劝导我...这些往事至今想起,仍历历在心,难以磨灭。

全国解放以后,我们各奔东西。但从未断过联系。只要一有机会,总要聚在一起。在饱受迫害的文革时期,更是相互牵挂,休戚与共。文革结束后,虽然两家相距遥遥,却常有走动。

1987年韦杰老大哥不幸逝世后,我们都陷入了深切的悲痛之中。郭毅大姐以过人的毅力熬过了那一段哀伤的日子,使我钦佩不已。2003年我的老伴去世后,大姐又及时的宽慰我,鼓励我走出哀痛的心境,过好自己的晚年。

在以后的每一年里,我们都要联系好几次。相互叙述自己身体与家庭的状况,互道珍重。今年的春节期间,我们照旧通了电话,那时我已得知她的身体不太好了,但还乐观地抱着能再见上一面的希望。却不想一诀竟成永别。人到晚年,已经历过无数次悲欢离合的我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丧失了最后一个同时代的挚友亲朋的凄凉感受缠绕着我,久久不散。环顾四周,我已不知可向谁去倾诉....大姐,冥冥之中,但愿您能听得见。

 

戴宏  哀思之余  2012年5月26日 

郭毅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