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忆韦杰军长/悼韦杰

此文由:许德厚/并子女 ( 郭毅的战友 ) 于 2012/6/10 11:24:17 撰写 浏览:4238

 忆韦杰军长      韦杰同志离开我们已经有许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回想起战争年代的日日夜夜,韦杰同志出生入死,英勇善战,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下面追忆的仅仅是几个片断。

第一次见面

       韦杰同志是我军的一员猛将,骁勇善战。在艰苦斗争的岁月里,他出生入死,不畏艰难困苦,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

我很早就听到韦杰这个名字。一九四0年初,我从延安抗大参训队毕业后,分配到太行山区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工作,驻在武乡县西营地区。特务团经常活动在日伪占领的武乡、榆社、襄垣、满城、黎城县和白晋铁路线上,打击敌人,保卫总部及直属队的安全。这时,韦杰同志带领一二九师新一旅也在这一带活动。由于八路军总部驻在武乡县王家峪,直接指挥华北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因此,日伪视其为眼中钉,不断地对根据地进行"扫荡",疯狂地实行"抢光、烧光、杀光""三光"政策。新一旅既要执行野战打击敌人的任务,又要保卫总部的安全,任务十分艰巨。在韦杰同志的指挥下,新一旅勇猛顽强,很能打仗,使日伪军闻风丧胆,每当遇到新一旅主力部队时,向根据地"扫荡"的日伪军很快就跑掉了。所以在太行山地方人民群众中留下一首歌谣唱道,"日本鬼,汉奸队,新一旅一到他就退,唉呀呀!他就退……,新一旅到了就吓跑了日本鬼,唉呀呀,夹着尾巴跑的还有那汉奸队"。韦杰同志的名字和新一旅的声望,在根据地广为流传。

        一九四八年十月,韦杰同志由华北第十四纵队调到我们十三纵队任纵队司令员,不久整编后,任六十一军长。我第一次见到韦杰同志是在太原前线。十六日,他从豫北赶到了榆次王杜村纵队驻地。第三天就来到了我们作战科。当时我是科长,代表科里的同志表示了欢迎之后说:"刚听到司令员要来,没有想到这么快!"韦杰同志爽朗地说:"军人嘛,就要服从命令。"我以敬佩的心情,仔细看了久已闻名的韦杰同志。他中等个子,浓眉大眼。虽然看得出旅途的疲劳,但透过神色,仍可以看出他精神饱满,斗志高昂。浓重的广西口音。接着他向我们传达了兵团首长的指示,谈了攻占太原,迅速扫除华北内地国民党残留的设防最坚固、最反动的战略据点,加速解放全中国进程的意义。他关心地询问了科里同志的情况,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作战科是个重要部门,打起仗来要靠你们工作的”。进了作战室,我汇报了太原的敌情,我部当前的任务及部队的情况。首长走后,科里的同志说:“我们纵队成立后,一直没有司令员。韦司令来了,我们纵队的仗一定会打得更好,更漂亮”。纵队机关、部队士气高昂,信心倍增。

        十三纵队整编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一军,在军党委的领导和韦杰同志的指挥下,出色地完成了总攻太原、解放西北、进军西南和川北地区剿匪肃特以及以后的抗美援朝的光荣任务,为人民立下了不朽功勋。

攻占太原

        在韦杰同志的革命生涯中,打过很多仗。他凭着对党对革命事业的忠贞,奋力拚杀。战斗中,他沉着冷静、机智灵活,善于听取同志们的意见,表现出良好的指挥能力和坚决、勇猛的战斗精神。

        一九四八年十月,为了配合全国各大战场的反攻,太原前线总指挥徐向前同志决定发起太原战役,尽早攻占阎锡山统治山西人民四十年最后的战略据点,解放华北全境。

       太原为山西省会,地处盆地,东倚山地,西临汾河,易守难攻。经过阎锡山长期的苦心经营,构成了设防严密、阵地完善的百里防线,成为全国闻名的要塞城市。阎锡山吹嘘“太原城固若金汤”。对我军来说,太原战役是一次大规模的筑城阵地、城市攻坚战,需要解决许多新的问题。正在这时,韦杰同志来到了纵队。

        十月二日,阎锡山以攻为守,以七个师的兵力向城南进攻,企图抢粮抓丁,扩张阵地,确保武宿飞机场,破坏我军进攻太原的准备。徐向前同志看准这一有利战机,决心于十月五日提前发起太原战役。首歼灭南犯之敌于筑城阵地之外,打开夺取东山"要塞"地区的缺口,尔后攻击太原城。我十三纵队奉命于十月四日夜开始,攻占了南畔、南黑窑、小店以及北营等地,至十日止歼敌四千余名,实现了兵团歼敌于筑城地带以外的意图。兄弟部队于十六日乘隙攻占了敌东山有利阵地,为我军夺取东山要塞创造了条件。

       韦杰同志十六日到职,第二天就投人了紧张的战斗。他到兵团报到后和徐子荣政委一起接受了攻占山头要塞的艰巨任务。要攻占太原,必须首先夺取东山的牛驼砦、小窑头、淖马、山头四大要塞据点。兵团决心乘胜攻占东山据点,各纵队统一于十月二十六日发起攻击。韦杰同志根据兵团的指示,调查研究,谦虚谨慎,综合了徐政委和鲁瑞林副司令的意见,在十八日、十九日召开的党委会和作战会议上,对战斗任务进行了部署,决定由三十八旅主攻敌山头阵地,三十七旅担任预备队。三十八旅根据山头阵地由五个独立环形阵地组成,工事坚固隐蔽,沟壑纵横,碉堡明暗结合,外壕劈坡高深范围大,设置障碍多,配置的兵力多,火力强的特点,提出第一步夺取大脑山,第二步攻占山头主阵地的部署,得到韦杰同志赞同。二十一日部队进入进攻集结地。二十六日下午按兵团规定统的时间,对大脑山发起了进攻。十五时炮火准备。二小时后,一一二团发起冲击。激战一小时顺利地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阵地。经过连续进攻,反复争夺,全部占领了敌人大脑山阵地。二十八日黄昏,山头主阵地之敌乘我立足未稳,以一个团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向被我占领的大脑山阵地发起了五次反扑,均为我击退,巩固了阵地。三十日十五时,一一三团向敌人山头要塞主阵地发起攻击,由于旅团指挥员对敌情、地形了解不够,把山头筑城主阵地当作一般野战阵地进攻,产生了轻敌思想,在作战思想、战斗部署和兵力使用上都不恰当。致使部队从三十一到十月九日,四次进攻失利,战斗旷日持久。这时,韦杰同志没有埋怨急躁,也没批评部队和干部,而是发扬军事民主,多次同旅团干部商量研究,沉着冷静地找原因、想办法。在纵队党委扩大会议上,根据兵团的指示,统一了思想,总结了经验教训,对攻占敌山头阵地作了新的部署。韦杰同志提出:各级领导要掌握敌人阵地的真实情况和活动规律,适应战场的变化。在战术上,要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的特点,机动灵活,做到偷袭与强攻、地面与地下、兵力与火力三个结合。各级指挥员要机智果断,深入第一线实施指挥。并决定由三十七旅接替三十八旅。改变了过去"非拂晓,即黄昏,先炮击,后突击"的打法,以先偷袭后强攻的手段进行第五次进攻。十一日夜二十四时,一一0团乘敌骄傲,疏于戒备,以两个连的兵力实行偷袭,一举突破敌人阵地,经三十分钟战斗,山头主阵地全部为我占领。十二日上午,进占山头村全部阵地,山头要塞战斗胜利结束。

        山头要塞经我六次进攻,与敌反复争夺,阵地上弹痕累累,地面松土盈尺,碉堡都变了形。同兄弟部队进攻其它要塞一样,战斗的激烈程度成为太原战役以来的最高潮。仅在山头阵地作战的敌军,就有八师的番号,七个团的兵力。至此,韦杰同志已是二十五个日日夜夜没有很好地睡觉休息了,他签发了全部攻占山头要塞据点的战报后同我说:“我要去好好睡一觉了”。

        东山阵地为我军占领后,太原战役的前期作战结束。此时,全国各战场都取得了巨大胜利,形势急转直下。前委根据军委的指示,为了配合天津、淮海战场作战,变原订的作战方针为"以围困瓦解为主"的方针,由此太原战役开始了中期作战。我几十万大军将太原城团团围住。我们十三纵队在山头阵地居高临下,严密监视敌人的动向韦杰同志亲自组织各旅团主要干部轮流察看,熟悉敌情以及直接进攻太原的地形和可能的方案,以及完成任务的战术技术手段。在奉命组织部队封锁敌人外援时,亲率两个旅两渡汾河西岸,占领红沟村附近的飞机场,尔后有效的部署了冬防。在此期间,部队一面进行围困敌人的战斗,开展军政教育训练。另一面,贯彻中共中央加强军队党委集体领导,增强组织纪律性的决定,同时对部队进行了整编。十三纵队被列入实军的统一序列,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一军",韦杰同志任军长,徐子荣为政治委员。辖一八一师(原三十七旅)、一八二师(原三十八旅)一八三师(原三十九旅) ,举行了隆重命名典礼,进行了阅兵。至此,部队进入了正规化的新时期。全军指战员士气高涨,表示一定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为总攻太原,为人民立新功。

        淮海、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后,为早日解放华北全境,加强进攻力量,中央军委调第十九、二十兵团及四野炮兵参加太原战役。组建了总前委、前司统一指挥部队作战。太原前线我军的兵力、火力同敌人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我军占了绝对的优势。

        四月初,根据前司的部署,兵团决定以六十一军和六十二军组成城东总左集团,从大东门以南攻城突破。六十一军一八一师在右,六十二军一八二师在左为第一梯队。由刘忠、韦杰军长为司令员,徐子荣、袁子钦为政治委员,统一指挥。前司命令攻击太原的战斗于四月二十四日晨由东、南、北三面同时发起。韦杰同志贯彻左集团的联合作战意图,细致地布置了任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总攻太原,是大兵团攻击城作战,以炮火摧毁城墙为主,进行白天进攻。因此要求各部队一定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做到步、炮、工各兵种密切协同,发挥联合作战的威力。要相信炮兵能够打开城墙缺口,又要随时准备辅之以爆破登梯。两个军在作战中要团结互助,相互学习,坚决完成战斗任务。

        二十四日五时半,天刚放亮,我军开始了炮火准备。一千一百多门大炮同时射击。雷霆万钧,地动山摇,霎时间,全城一片火海,浓烟覆盖大地,五十步以外看不见城头,打了一个半小时,七时左集团两个缺口均已打开。第一梯队师在兵团的统一号令下,同时登城,仅十五分钟城头就被我军占领。左集团部队乘胜前进,占领了敌指挥中心——绥靖公署,全歼守敌,活捉战犯王靖国、孙楚、日酋岩田等。十时战斗全部结束。华北战略要地太原,终于回到人民的怀抱。

进军西北

        韦杰同志战斗经验丰富,预见性强。在激烈的战争环境中,他出于对革命事业的高度事业心和责任感,刻苦学习,不断地总结经验,努力提高自己战役、战术指挥能力,形成了自己的战斗风格。在困难时,坚定不移,在危急时,沉着不慌乱使战斗的主动权牢牢地把握在我军的手中。当攻占太原的战斗刚结束的下午,韦杰同志就指部队迅速打扫战场,收拢部队,限期离开城区,回到榆次地区,进行战役总结、补充物资装备。准备随时接受新的战斗任务。这一决定,是他分析了全国战场形势作出的,使部队得到更多的时间休整,为胜利完成咸阳阻击战奠定了基础。

        四月底,六十一军奉命编入第一野战军建制。按照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进军命令,完成“进军西北,与西北野战军一起,消灭胡、马匪军,解放大西北,解放全中国”的光荣任务。五月初,部队进行了“"将革命进行到底”“向前进”的思想教育,并进行了组织整顿和物资准备。召开了庆功、贺功誓师大会。韦杰同志在军党委会议上反复强调:全军每个同志都要认清形势,明确任务,执行命令,听从指挥,完成任务;发出“革命到底,光荣到底”、“哪里有敌人就打到那里去,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的号召,全军在进军中要行好军、打好仗,团结好,纪律好,为解放军争光。

        兵团原定六十一军为兵团前卫,五月二十八日由榆次出发,于六月十五日到达黄河渡口风陵渡。这时,胡宗南纠集马鸿逵、马步芳企图反扑,重占西安,情况紧急。兵团遂命令我军于二十六日提前行动,限于六月八日到达风陵渡,重返西安,接替卫戍任务。六月三日,军进抵临汾时,接到兵团转来彭总电令:“西北情况紧急,……六十一军应兼程前进,限于六月六日前赶到黄河风陵渡口,渡河重返西安”。这样原定五天的行程要三天赶到。初夏季节,天气炎热,连日阴雨,道路泥泞。韦杰同志亲自赶到前卫一八二师,组织指挥行军。部队不顾疲劳,不避风雨,日夜兼程,终于按规定时间到达渡口。前卫师在酷暑的热天里以十三天的时间,行程一千五百余里,于九日到达西安,接替了卫戍任务。十日,一八一师遵照彭总指示,举行了入城式,安定了人心,稳定了社会秩序。十一日我军陆续到达西安三桥地区。

        胡马联合东犯,企图重占西安。其中以马继援最为猖狂,扬言“咸阳不下马,西安吃午饭”。为了保卫西安、争取时间集结华北主力,稳定西安形势,打开解放西北,进军西南的大门。彭德怀副总司令决心:阻击胡、马于咸阳城下,待华北我军主力入陕后再聚而歼之。彭总亲自给韦杰军长和徐子荣政委交待了任务。命六十一军沿渭水设防,坚守咸阳。除一八二师担任西安城防外,军主力在咸阳以北及西北地区设筑桥头堡垒,抵抗由兴平、酶泉来犯之敌,以待机歼灭之。韦杰军长接受任务后,立即指挥一八一师于十一日晚星夜北渡渭河,十二日拂晓前全部进入咸阳,占领阵地,构筑工事。军直与一八三师进至咸阳西南,沿渭河南岸设防,保障一八一师左翼侧的安全。韦军长传达了彭总的指示,分析了敌我态势,认为我军刚到西北,情况不很熟悉。在地形上,一八一师背水作战,敌人居高临下。敌骑兵冲击速度快,我部队没有打骑兵的经验,对我军不利。但是我军斗志高,装备火力强,有运动战,攻坚战的经验,完全能压倒敌人。韦军长还介绍了打骑兵的战术从而鼓舞了士气,增强了信心。

        十八时许,敌马继援骑八旅以集团式战斗队形沿公路连续向我猛冲。敌高声怪叫,手持大刀,横冲直撞。但在我钢铁部队面前,不能前进一步。激战至天黑,敌损兵折将,伤亡惨重,被迫撤退粉碎了敌人妄图以闪击的手段一举攻占咸阳“到西安吃午饭”的妄想。当夜,彭总、兵团首长表扬了参战部队。军党委号召全军“要打好仗,以胜利来答谢西北人民的欢迎和华北人民的期待”。一八一师全体指战员不顾疲劳,彻夜加修工事,设置障碍,准备抗击敌主力部队的更大进攻。

        十三日下午五时,马继援率八十二军从咸阳东北、正北、西北三路向我阵地进行全面进攻。敌高喊“多杀敌人早升天堂!天门开地门开……刀枪不入……”,不断向我阵地实施集团冲击,一度占领我一线大部阵地,主阵地局部也被突破全师指战员英勇顽强,奋力与敌厮杀。枪炮声、喊叫声连成一片,激战至黄昏,大量杀伤了敌人有生力量,迫敌与我对峙。当日午夜,我各部队全线出击,反复争夺,战至十四日拂晓,敌人遭受沉重打击,狼狈溃退。我军毙、伤、俘敌师长韩有禄以下二千余人。十五日,马继援看咸阳难下,我华北部队已入陕集结,占领西安已成泡影,遂撤退逃窜。胡宗南见势不妙,也不敢来犯。至此,我军进军西北第一仗咸阳阻击战胜利结束。西安市长贺龙同志表扬了我参战部队,西安市人民兴高采烈,纷纷前来慰问,赠给一八一师一面“百战百胜”的锦旗!

        咸阳阻击战后,为了解除残敌对西安的威胁,保证扶眉战役我翼侧的安全,兵团决定一八三师归六十军指挥,一八二师卫戍西安,六十一军军直率一八一师(附一八二师四个营)于七月十二日扶眉战役发起前,攻占西安南山秦岭小五台,消灭敌十七军十二师残部,控制秦岭之土地岭地区。韦杰同志接受任务后,亲自组织侦察分队,对敌情、地形、道路进行了周密侦察。此次战斗为山地攻坚进攻战斗韦杰同志根据部队的特点,确定了集中优势兵力两翼插入切断,迂回与正面攻击结合的作战方针,十一日零时发起攻击,经过十六个半小时作战,歼敌二千余人。

        扶眉战役后,胡宗南退居秦岭扼守川陕公路及各个隘口。八月二十二日,我军一野主力包围兰州,胡宗南集中五个军的兵力,在"青马" 策应下,反扑宝鸡、天水。兵团抓住这一时机,决定于八月二十九日二十四时提前发起秦岭战役。友邻从右翼突破,迂回敌后。六十一军任务是对秦岭正面攻击,攻歼东河桥、黄牛铺之敌三十八军,相机攻占凤县。秦岭主脉山高路险,平均海拔两千余米。沿川陕公路至宝鸡以南益门镇进入峡谷,经古道大散关、二林关盘旋而上。到秦岭山顶蜿蜒四十华里,悬崖峭壁,林木茂密,极为险要,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恰又时值夏季炎热,阴雨连绵,雨雾缭绕,山陡路滑。火炮射击仰角过大,十分困难。韦军长在八月上旬制订作战预案时,就注意到了这些情况,他组织师团各级干部现场观测、侦察,访问群众、樵夫。组织步、炮、工等兵种协同演练。在他的组织下,各级干部做到了敌情、任务明确,计划周密,协同动作清楚。三十日晨战斗发起,各部队积极主动,互相配合,沿川陕公路两侧攻击前进,顺利地于二十四时攻占敌主峰阵地——秦岭,胡匪纷纷南逃。第二天,按兵团的指示,韦军长指挥部队继续追击。九月六日突破胡宗南秦岭防线,占领秦岭主脉,控制了凤县以北及以东进口关、咀头镇一线。构筑工事,控制要点,与敌人对峙。此役毙伤俘敌一千五百余人,锻炼了部队,并取得山区作战的经验,达到了战役目的。

解放四川

        十一月,西北和江南各省大部地区已经解放,蒋介石残余军队退至西南的四川和云贵地区苟延残喘,妄图待机卷土重来,或由康、滇外逃。

        为了实现全国的彻底解放,粉碎蒋军负隅顽抗的企图,中央军委决定进行西南战役。部署是:二野和四野一部由南线切断滇川公路,北线一野十八兵团归二野建制,由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指挥,牵制胡宗南部于秦岭、巴山。待南线迂回我军对敌完成包围之后,北线再行入川,会同南线聚歼敌人于川西平原。北线部队在贺龙同志指挥下,于十二月四日分三路南下,经陕南入川。六十一军为兵团左路,军部率主力由宝鸡经江口越秦岭、解放陕南,向城固前进。一八二师由周屋经旧佛坪、洋县城固与军主力会合。各部队统一于四日出发,限十三日以前到达陕南地区。

        接到任务后,韦军长担子更重,工作更忙。六日到十日,徐子荣政委和鲁瑞林副军长上调后,干部尚未调配,军里的各项工作都由他负责。韦杰同志重点抓了部队战斗准备工作,首先是政治思想教育,提高干部战士的阶级觉悟,树立“进军西南、解放全中国”、“革命到底”的思想,实现兵团"打好、走好、合好、接好"的号召,在解放战争最后一次战役中立新功。韦军长要求各级干部在战斗、行军中以身作则,提前指挥,加强侦察,掌握情况,及时处置。部队出发后,韦军长集中精力掌握敌情,了解地形,分析研究了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和应变措施。在韦军长的指挥下,全军翻秦岭,过斜谷,走栈道,排除了敌人阻拦、破桥、断路、设雷和恶劣气候等种种困难,日夜兼程,提前于十二日到达汉中城固地区。

        此时,南线我军切断了敌人退路,胡宗南向成都溃逃。北线我军奉命加速向四川前进。兵团命令我军由汉中以南越巴山,经南江、巴中、仪陇南部追歼敌人限于十二月底前进占三台、中江。我军发扬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于一九五0年元月一日按计划集结于以上地区,准备成都会战。

        为了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军部命令部队于十五日入川兼程猛进,强行追歼敌人。一八一师先头部队用了三天半的时间,走完了敌人走了八天的路程,在南江追上了敌人,以急袭的手段于十二日占南江,二十一日解放了巴中从俘虏获悉:敌十七、七十六、九十八军正沿成巴公路溃逃。军部当即命令,一八一师不顾一切疲劳长驱直人,穷打猛追,二十三日解放仪陇。由于战争形势急转直下,敌正规军、地方武装到处躲藏溃逃,二十二日敌一二七军逃到巴中西北镇子坝、木门山区。当夜,韦杰同志命令一八三师分路追击,将敌包围,迫使一二七军军长赵子立以下万余人投诚起义就在当天晚上,子夜过后,我检查警卫岗哨后,正碰上军长,我汇报了情况。他指示:现在敌人溃散混乱,到处窜扰,通知各部队、直属队和警卫连要提高警惕,防止敌人袭击;并告一八一师不要顾虑,不受沿路敌人的骚扰,直取三台;催促一八二师兼程跟上。俗话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入川以来,军长在没有政委、副军长的情况下,真是操碎了心!

        二十七日成都和平解放。二十九日晨一时,一八一师出发,以每小时十八里的速度向三台追击。沿途敌人溃不成军,整旅整营放下武器。八时半,先头部队到达涪江东岸新渡口时,敌十七军正在渡河,被我歼灭俘虏三千余人。我先头部队乘胜渡过涪江包围三台。经半小时巷战,占领了该城,俘敌十七军军长周文韬以下四千余人。至此,我军正面之敌全部被歼灭,南进作战任务胜利完成。在二十三天内,我军行程二千二百余里,歼灭敌五个军部,十一个师,计五万二千余人。

        一九五0年一月,西南战役刚刚结束,军部奉命兼川北军区,移驻川北行署驻地——南充市。韦杰同志任司令员,胡耀邦同志兼任政治委员。川北刚刚解放,形势复杂,国民党反动势力有计划潜伏的特务与惯盗、惯匪、封建势力结成一体,四处造谣惑众,拦路抢劫,杀人放火,袭击军队,杀害政府工作人员,放火烧了南充川北行署大楼,严重威胁社会治安,剿匪肃特是摆在部队面前新的战斗任务。西南军区指出,这是一次新的战役和特殊的战斗任务,要坚决贯彻“军事打击、政治瓦解与发动群众”三结合的方针,把这一斗争进行到底。四月中旬,成立了川北剿匪委员会,胡耀邦任主任,韦杰任副主任。我军在抓紧军事进剿的同时,加强了政治攻势,深入发动群众,全面贯彻“镇压与宽大相结合”、“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者授奖”的政策。到八月底,全区共歼匪特七万余人,提前完成了剿匪肃特的艰巨任务。

        韦杰同志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在他六十年的戎马生涯中,为党为人民为祖国立下了丰功伟绩,无私的贡献了自己的一生,他那诚实于共产主义事业的高尚思想,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永远怀念着他,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摘自《戎马生涯》许德厚文集,第201页,2003年版。为悼念韦杰军长和郭毅大姐,2012年6月9日许德厚92岁,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由其子女承办。

 

 

悼韦杰

 

百色从戎闪红星,奋战沙场为世公。

历尽风云无反顾,壮族后裔称英雄。

万里长征夺关隘,华北战场苦战多。

神州解放功卓著,抗美援朝奏凯歌。

十年动乱刚正直,坚信马列斗邪恶。

 出生入死六十载,丹心碧血献祖国。

桑杨喜景尤傲骨,彪炳青史雳妖魔。

忠言于耳音长在,革命风范壮山河。

 

 

       ——摘自《戎马生涯》许德厚文集,第211页,2003年版。为悼念韦杰军长和郭毅大姐,2012年6月9日许德厚92岁,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由其子女承办。

郭毅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