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纪念伟大父亲诞辰100周年(二)

此文由:韦曙光 ( 韦杰的儿子 ) 于 2014/3/26 22:57:30 撰写 浏览:1260

 

 

                                                         忆韦杰军长二三事

                                                                                                               胡清田

一九五一年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我担任志愿军军部报务员。军长韦杰那坚持原则,严于律己,要求下级严格又非常关心战士的优良作风,令我终身难忘。

摇机

一次,我军驻扎在朝鲜花田洞,当我们正给彭德怀司令员发电

报时,韦杰军长来了。当时我们用的是G27收发报机,用手摇发电机发电发报。摇机是个比较累人的活。摇机员陈子华右手背上生了一个大疔疮,大概是疼痛吧,只见他吃力地咬着牙坚持摇机发电。军长看见了,关怀地说:“小鬼,你的手生疮了,我来替你摇吧!”小陈忙回话:“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哩,我不疼。”军长用命令的口吻说:“军人服从命令,我命令你换!”小陈不得已站了起来,让军长代替他干活。当我把这份电报发完以后,军长又叫来了卫生员,亲自和卫生员一起为小陈挤脓、上药、包扎伤口。小陈感动的热泪盈眶,说:“首长,我的好大伯……”

护机又护同志

抗美援朝战争中,无论是白天黑夜,朝鲜大地上随时都受到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们随韦杰军长一道从花田洞到月耒洞去执行任务。我背着步行报话机(当时的步行报话机军、师、团才配有),刚和同志们走过羊肠小道,爬过一个山坡,美军飞机又来捣乱了。当一枚炸弹像个黑怪似地快要落在我们头上时,韦杰军长奋不顾身地一把把我和步行机一起抱住,压倒在地上,他伏在机子上面,我则在机子下面。炸弹爆炸后,步行机完好无损,我也没受一点伤。然而,首长却浑身是泥土,一个炸开的乱石落在他的后脑勺上,砸了个大包块,他已昏迷过去。通讯科牛科长等同志马上把首长背到防空洞里。首长休息一会苏醒过来了,他第一句话就问:“小胡受伤没有?步行机在吗?敌机跑了吧?快去完成任务!”一句句问话饱含着无限的深情。韦杰军长以他人为重,工作为重的崇高精神,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同志,我更是满眼泪水!

 

 

 

                                          一身正气——公而忘私

                                                                                   柯德全(成都军区原保卫部处长)

一次难忘的会议

一九五九年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反动上层在西藏地区分裂主义分子的煽动下,掀起武装叛乱。我所在部队在该州的石渠县执行平叛任务。这年七月,韦杰副司令员率工作组来到我们的部队视察,当时我在团政治处保卫股工作。一天,部队召开有寺庙僧侣和藏族牧民参加的群众大会,韦杰同志要到会讲话。团首长把大会的警戒任务交给了我,为了防止叛匪的偷袭,骚扰,确保首长的安全,我在会场周围的制高点和交通要道设置了警戒和岗哨。会前,韦杰同志整理了服装,佩戴了中将军衔。当他将要步入会场时,忽然见到岗哨林立,警戒森严,就停下脚步饶有风趣地说:“你们布置这么多岗哨,如临大敌,不怕群众说人民解放军的中将这样胆小怕死吗?你们这样做看起来很威风,其实是把敌情看的过于严重了,长了敌人的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会场警戒做到内紧外松心中有数就可以了嘛!”听了他这几句话,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深感自己的幼稚可笑,考虑不周。于是立即撤了大部分警戒和岗哨。韦杰同志对待部属的缺点不是粗暴训斥,而是谆谆诱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受部属敬佩。在他离开我们部队头一天晚上,同我谈了两个多小时家常。问我的经历,工作及家庭情况,征求我对军区工作组的意见。他给我谈了许多革命先烈舍己为人,一心革命的可歌可泣的事迹,勉励我要在平叛中加强锻炼改造自己。在韦杰同志身边工作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像慈母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对我进行教育和帮助,关心我的进步与成长,使我感到无比温暖,至今难以忘怀!

有权不谋私

当时由于交通不便运输困难,给养供应不上,干部战士有时只能以缴获的青稞和猎获的兽肉充饥。韦杰同志对工作组成员说:“我们要和部队的干部战士同甘苦,他们吃啥我们就吃啥。”无论是在团指挥所还是下到连队,他们都和大家一起就餐。因为气候恶劣,生活条件差,团首长考虑到韦杰同志的身体健康,要给他单独开伙。韦杰同志不同意,他说:“现在能吃到青稞和野兽肉,比当年爬雪山过草地时吃草根和皮带要好多了。应该把为数不多的大米和白面留给伤病员吃。韦杰同志要求部队严格执行战场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要求工作组成员不能以任何名义向部队索要战利品,不允许接部受队赠送的任何礼物。有次他出于好奇心,从缴获的物资中拿了一枚外国制造的小金币去观赏,走时忘记归还。当他在返回成都的途中想起了此事,立即托人把这枚金币送回部队。

六十年代初,由于自然灾害,国家经济出现暂时困难。军区机关从司令员到战士的主副食品都是定量供应。负责首长生活的管理员考虑到韦杰同志有一个十口之家,拉扯着吃,粮食比较紧张,便提出每月给他家补助几十斤粮食。韦杰同志说:“军区党委号召全体干部战士勤俭节约,生产自救,共度时艰,如果管理部门给我增加了标准以外的供给,不仅给国家增加了负担,而且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影响。”他毅然谢绝了照顾。军区机关广大干部战士对韦杰同志不多吃多占,与群众同甘共苦的作风,无不敬佩和赞扬!

Power by YOZOSOFT

韦杰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