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纪念伟大父亲诞辰100周年《一》

此文由:韦曙光 ( 韦杰的儿子 ) 于 2014/3/26 22:46:09 撰写 浏览:1510

 

 

 

我所认识的韦杰

陈复生(老红军)

红军长征时,我们走过草地,到了甘肃地区。一天,我红三军团五师被敌人马步芳、马鸿逵等三个骑兵旅约四、五千人包围在一个小山坡上。我军以寡敌众情况危急,陈赓师长命令我带支部队,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杀出重围。陈师长问我:“带那个部队好?”我说:“带韦杰那个营!”陈赓师长十分信任的点了点头。这次战斗不但要杀下山去,还要冲过一条大平川才能脱离敌人的包围圈。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残酷。韦杰同志英勇、果断,灵活地指挥部队,首先向右冲杀,调动了左边敌人,而后率部又迅速转向左边冲杀,经过一番苦战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圈,出色地完成了突围任务,经过这次战斗,我深感韦杰同志党性强,作战勇敢,指挥灵活,善于打硬仗。

韦杰十分关心同志,我对他怀有特殊的感情。一九三四年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一次敌机轰炸,我被埋在弹坑里,他发现后迅速把我从坑里抢救出来。长征到了贵州时,我所骑的马受伤了,韦杰同志得知后,在一次战斗中将缴获敌人的一匹黄马送给我。平时送马算不了什么,而在长征途中的危难时刻送马,等于送来了生存的希望!不料我在过大渡河时又把骑马丢了。过完草地到了甘肃,韦杰同志又把捉到的国民党县长的毛驴送给我。我骑着这头毛驴顺利的到达陕北根据地。

往事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怀。韦杰同志的逝世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也使我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好战友。我在他灵前痛哭了一场。为他逝世我病倒了,一病两个半月,这是我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病倒这么长时间!

 

 

彪柄千古一英豪——忆抗日战争时期的韦杰同志

崔建功(原昆明军区参谋长)

抗日战争初期和中期,我一直在韦杰将军麾下战斗和工作,回忆那些峥嵘岁月,一如昨日发生。将军的举止风范,音容笑貌,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

一、年轻英俊的标兵

我第一次见到韦杰同志是在一九三六年六月下旬,那时我在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政治部任敌工干事。之前韦杰同志由红一方面军调红十五军工作,曾任223团参谋长,224团团长,随后又任军团骑兵团团长,七十五师师长等职。

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会师,红一方面军、红十五军团和陕北红军于一九三六年六月开始西征。大军分为左右两路向甘肃会宁挥师开进。为了隐蔽部队行动意图和避免敌机骚扰,队伍常常是昼伏夜行。一日黄昏部队出发前,韦杰团长将224团全团队伍整整齐齐地集合起来,请师政委陈漫远同志教部队唱歌。那时韦杰才22岁。只见他黑里透红的面容,炯炯有神的双眼,表情严肃庄重,朝气蓬勃地站在队伍最前面。他身着整洁的军装,右肩背着皮挂包左肩背着驳壳枪,腰间皮带扎紧,膝下绑腿牢扣……他这飒爽英姿,不禁令我十分敬慕。后来我才知道韦杰同志是一位壮族同胞,十五岁就参加了红军。在反“围剿”斗争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不畏艰难险阻,出生入死,英勇奋战,已经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将才,在攻打会宁的战斗中,韦杰同志率领骑兵团横刀跃马,拼死冲杀,一举夺取会宁县城,为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得到了军团领导的好评。

二、善于带兵的良将

抗日战争初期,韦杰同志曾任八路军—五师三四四旅688团团长,一二九师新一旅旅长等职。当时我军挺进敌后,奋勇作战,很快打开了局面,建立了大片抗日根据地。部队迅速扩大了。怎样能使一批批满怀抗日热情的热血青年尽快地完成从老百姓向革命军人的转变,是当时壮大我军,加强对敌斗争的一项重要任务。韦杰同志带兵,十分注重言传身教,以自己模范行动影响部属,不论平时,战时从不懈怠。他自己非常讲究军容风纪,经常保持着一种标准的军人姿态。即使在同战士一起做游戏或打篮球之后,也是先把军服帽子穿戴整齐后才离去。他善于利用作战的间隙对部队进行训练,经常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战士讲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他要求各级干部从爱护阶级兄弟的生命出发,从难从严狠抓军事训练。他自己在多年战斗生涯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一日,全团进行实弹射击,韦杰同志亲赴现场指导。当他来到团特务连射击场时,战士们亲切地欢迎团长做示范。他毫不迟疑地当即举枪试射,连发三枪,全部命中靶心。在场的干部战士无不钦佩他的过硬本领。强将手下无弱兵,在他的带动下,部队的军事训练取得了好成绩。在行军的途中,韦杰同志很少骑马,坚持和同志们一道步行。他经常强调令行禁止,最不喜欢有人疲疲沓沓,懒懒散散。部队行军,每次必下达行军命令。到达宿营地,马上命令参谋人员尽快绘制宿营地形图,标明各营连位置,架通电话,并派团部干部分赴各连检查督促部队做饭,烧水洗脚。部队白天行军通过村镇集市时,在无敌情的情况下,他总是要求全团排好队形,整好着装,高歌齐步昂然行进。夜间行军,他则要求部队保持肃静,严守保密隐蔽的规定。每逢全团集合,他都要求各营,连长向临场团首长或值班首长按正规程式报告人数。韦杰同志从严治军,一丝不苟。当下级发生过失时,他既严肃批评,又耐心说服从不骂人,训人。在抗日战争初期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688团被成建制地抽调出一个又一个营,连,作为骨干去组建新的部队。同时又有大批新的成员输送进来,新的营连又迅速组建起来。在队伍不断壮大的情况下,老八团的优良传统和战斗作风却一如既往,始终得以保持和发扬。这与韦杰团长从严治军,言传身教,善于带兵用兵的优良作风是分不开的。

三、骁勇善战的英雄

韦杰同志善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他指挥作战的最大特点是:遇事沉着冷静,对战况分析仔细判断准确,指挥果断灵活。善于乘敌之隙,积极捕捉战机,出奇制胜。在百团大战期间,韦杰同志领导的新一旅一团在河南安阳同冶桥附近,打了一场出色的诱伏战,消灭了日军一个步兵中队。

一九四二年五月,日寇对我太行军区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韦杰同志指挥的新一旅一团巧妙地从敌人的包围圈钻出去,转为外线作战,乘敌后方空虚,出奇不意地奇袭长治飞机场,一举焚毁敌机三架,烧毁敌军仓库两座。

最著名的是香城固战斗,一九三九年春天,韦杰同志率688团转战于鲁西北一带,部队纵横驰聘,积极寻找战机。不断打击敌人。此时,侵华日军出动三万余人,妄图聚歼我军主力。为粉碎敌人扫荡,巩固抗日根据地,我688团在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陈赓统一指挥和兄弟部队协同配合下,把敌人诱入香城固地区,一举全歼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创造了平民反扫荡的一个模范战例。

此次战斗,共毙敌大队长以下二百余人,生俘17人,击毁敌军车八缴5辆,获各种炮四门,轻重机枪六挺,子弹三万余发。山东聊域、威县一带人民把我军在香城固取得的胜利传为佳话,编成歌谣:“十冬腊月好冷天,日本鬼子占威县,城南有个香城固,驻扎八路688团,东洋强盗太猖狂,得陇望蜀想吞天,没想碰到老八团,一个中队全完蛋。”人民的赞誉,上级的褒扬,无疑印证着“老团长”的耿耿丹心。

四、团结同志的楷模

韦杰同志一向谦虚谨慎,作风正派,严于律己,宽厚待人。他平时不论遇见干部或战士,总是热情招呼问寒问暖。战争年代里,他生活简朴,经常去连队同战士一起吃大灶,以便了解连队的伙食情况,然后与管理伙食的干部研究如何改善部队的伙食,想方设法让战士吃饱吃好。

知人善任,关心干部,也是韦杰同志的一个优点。他经常找干部谈心交心,即使批评同志,也是淳淳善诱,使人乐于接受。对青年知识分子干部,他待之以诚,关怀备至。在一次反扫荡后,当他得知团部见习参谋东传钧的行李遗失后,马上批示团供给处设法给予补充。团政治处青年干事李坚没有钢笔用,韦杰当即把自己仅有的三元津贴为李坚买了一支钢笔。而他自己却从不乱花一文钱,始终保持着一个红军战士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赢得同志们的衷心拥戴。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和韦杰同志并肩战斗的日日夜夜转瞬已过去四十多年,但他那坚忍不拔的革命意志,奋斗不懈的开拓精神,耿直忠心的优秀品质,是永不泯灭的。斯人逝去,风范长存,韦杰同志永远活在我心中。

 

Power by YOZOSOFT

 

                                                                                                   我所认识的韦杰

                                                                                                                                   陈复生(老红军)

 红军长征时,我们走过草地,到了甘肃地区。一天,我红三军团五师被敌人马步芳、马鸿逵等三个骑兵旅约四、五千人包围在一个小山坡上。我军以寡敌众情况危急,陈赓师长命令我带支部队,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杀出重围。陈师长问我:“带那个部队好?”我说:“带韦杰那个营!”陈赓师长十分信任的点了点头。这次战斗不但要杀下山去,还要冲过一条大平川才能脱离敌人的包围圈。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残酷。韦杰同志英勇、果断,灵活地指挥部队,首先向右冲杀,调动了左边敌人,而后率部又迅速转向左边冲杀,经过一番苦战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圈,出色地完成了突围任务,经过这次战斗,我深感韦杰同志党性强,作战勇敢,指挥灵活,善于打硬仗。

韦杰十分关心同志,我对他怀有特殊的感情。一九三四年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一次敌机轰炸,我被埋在弹坑里,他发现后迅速把我从坑里抢救出来。长征到了贵州时,我所骑的马受伤了,韦杰同志得知后,在一次战斗中将缴获敌人的一匹黄马送给我。平时送马算不了什么,而在长征途中的危难时刻送马,等于送来了生存的希望!不料我在过大渡河时又把骑马丢了。过完草地到了甘肃,韦杰同志又把捉到的国民党县长的毛驴送给我。我骑着这头毛驴顺利的到达陕北根据地。

往事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怀。韦杰同志的逝世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也使我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好战友。我在他灵前痛哭了一场。为他逝世我病倒了,一病两个半月,这是我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病倒这么长时间!

 

  

                                                                         

                                                                        彪柄千古一英豪——忆抗日战争时期的韦杰同志

                                                                                           崔建功(原昆明军区参谋长)

抗日战争初期和中期,我一直在韦杰将军麾下战斗和工作,回忆那些峥嵘岁月,一如昨日发生。将军的举止风范,音容笑貌,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

一、年轻英俊的标兵

我第一次见到韦杰同志是在一九三六年六月下旬,那时我在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政治部任敌工干事。之前韦杰同志由红一方面军调红十五军工作,曾任223团参谋长,224团团长,随后又任军团骑兵团团长,七十五师师长等职。

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会师,红一方面军、红十五军团和陕北红军于一九三六年六月开始西征。大军分为左右两路向甘肃会宁挥师开进。为了隐蔽部队行动意图和避免敌机骚扰,队伍常常是昼伏夜行。一日黄昏部队出发前,韦杰团长将224团全团队伍整整齐齐地集合起来,请师政委陈漫远同志教部队唱歌。那时韦杰才22岁。只见他黑里透红的面容,炯炯有神的双眼,表情严肃庄重,朝气蓬勃地站在队伍最前面。他身着整洁的军装,右肩背着皮挂包左肩背着驳壳枪,腰间皮带扎紧,膝下绑腿牢扣……他这飒爽英姿,不禁令我十分敬慕。后来我才知道韦杰同志是一位壮族同胞,十五岁就参加了红军。在反“围剿”斗争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不畏艰难险阻,出生入死,英勇奋战,已经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将才,在攻打会宁的战斗中,韦杰同志率领骑兵团横刀跃马,拼死冲杀,一举夺取会宁县城,为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得到了军团领导的好评。

二、善于带兵的良将

抗日战争初期,韦杰同志曾任八路军—五师三四四旅688团团长,一二九师新一旅旅长等职。当时我军挺进敌后,奋勇作战,很快打开了局面,建立了大片抗日根据地。部队迅速扩大了。怎样能使一批批满怀抗日热情的热血青年尽快地完成从老百姓向革命军人的转变,是当时壮大我军,加强对敌斗争的一项重要任务。韦杰同志带兵,十分注重言传身教,以自己模范行动影响部属,不论平时,战时从不懈怠。他自己非常讲究军容风纪,经常保持着一种标准的军人姿态。即使在同战士一起做游戏或打篮球之后,也是先把军服帽子穿戴整齐后才离去。他善于利用作战的间隙对部队进行训练,经常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战士讲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他要求各级干部从爱护阶级兄弟的生命出发,从难从严狠抓军事训练。他自己在多年战斗生涯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一日,全团进行实弹射击,韦杰同志亲赴现场指导。当他来到团特务连射击场时,战士们亲切地欢迎团长做示范。他毫不迟疑地当即举枪试射,连发三枪,全部命中靶心。在场的干部战士无不钦佩他的过硬本领。强将手下无弱兵,在他的带动下,部队的军事训练取得了好成绩。在行军的途中,韦杰同志很少骑马,坚持和同志们一道步行。他经常强调令行禁止,最不喜欢有人疲疲沓沓,懒懒散散。部队行军,每次必下达行军命令。到达宿营地,马上命令参谋人员尽快绘制宿营地形图,标明各营连位置,架通电话,并派团部干部分赴各连检查督促部队做饭,烧水洗脚。部队白天行军通过村镇集市时,在无敌情的情况下,他总是要求全团排好队形,整好着装,高歌齐步昂然行进。夜间行军,他则要求部队保持肃静,严守保密隐蔽的规定。每逢全团集合,他都要求各营,连长向临场团首长或值班首长按正规程式报告人数。韦杰同志从严治军,一丝不苟。当下级发生过失时,他既严肃批评,又耐心说服从不骂人,训人。在抗日战争初期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688团被成建制地抽调出一个又一个营,连,作为骨干去组建新的部队。同时又有大批新的成员输送进来,新的营连又迅速组建起来。在队伍不断壮大的情况下,老八团的优良传统和战斗作风却一如既往,始终得以保持和发扬。这与韦杰团长从严治军,言传身教,善于带兵用兵的优良作风是分不开的。

三、骁勇善战的英雄

韦杰同志善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他指挥作战的最大特点是:遇事沉着冷静,对战况分析仔细判断准确,指挥果断灵活。善于乘敌之隙,积极捕捉战机,出奇制胜。在百团大战期间,韦杰同志领导的新一旅一团在河南安阳同冶桥附近,打了一场出色的诱伏战,消灭了日军一个步兵中队。

一九四二年五月,日寇对我太行军区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韦杰同志指挥的新一旅一团巧妙地从敌人的包围圈钻出去,转为外线作战,乘敌后方空虚,出奇不意地奇袭长治飞机场,一举焚毁敌机三架,烧毁敌军仓库两座。

最著名的是香城固战斗,一九三九年春天,韦杰同志率688团转战于鲁西北一带,部队纵横驰聘,积极寻找战机。不断打击敌人。此时,侵华日军出动三万余人,妄图聚歼我军主力。为粉碎敌人扫荡,巩固抗日根据地,我688团在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陈赓统一指挥和兄弟部队协同配合下,把敌人诱入香城固地区,一举全歼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创造了平民反扫荡的一个模范战例。

此次战斗,共毙敌大队长以下二百余人,生俘17人,击毁敌军车八缴5辆,获各种炮四门,轻重机枪六挺,子弹三万余发。山东聊域、威县一带人民把我军在香城固取得的胜利传为佳话,编成歌谣:“十冬腊月好冷天,日本鬼子占威县,城南有个香城固,驻扎八路688团,东洋强盗太猖狂,得陇望蜀想吞天,没想碰到老八团,一个中队全完蛋。”人民的赞誉,上级的褒扬,无疑印证着“老团长”的耿耿丹心。

四、团结同志的楷模

韦杰同志一向谦虚谨慎,作风正派,严于律己,宽厚待人。他平时不论遇见干部或战士,总是热情招呼问寒问暖。战争年代里,他生活简朴,经常去连队同战士一起吃大灶,以便了解连队的伙食情况,然后与管理伙食的干部研究如何改善部队的伙食,想方设法让战士吃饱吃好。

知人善任,关心干部,也是韦杰同志的一个优点。他经常找干部谈心交心,即使批评同志,也是淳淳善诱,使人乐于接受。对青年知识分子干部,他待之以诚,关怀备至。在一次反扫荡后,当他得知团部见习参谋东传钧的行李遗失后,马上批示团供给处设法给予补充。团政治处青年干事李坚没有钢笔用,韦杰当即把自己仅有的三元津贴为李坚买了一支钢笔。而他自己却从不乱花一文钱,始终保持着一个红军战士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赢得同志们的衷心拥戴。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和韦杰同志并肩战斗的日日夜夜转瞬已过去四十多年,但他那坚忍不拔的革命意志,奋斗不懈的开拓精神,耿直忠心的优秀品质,是永不泯灭的。斯人逝去,风范长存,韦杰同志永远活在我心中。

 

 

                                                                                         还是当年老传统

                                                                                                                           卢彦山(原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

一九七五年,身为军区副司令员的韦杰同志率一个代表团到山西参观学习,要途经石家庄。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很高兴,能与战争年代朝夕相处的老首长见上一面,无疑是件难得的乐事。但是,当时我们省军区招待所条件很差,就打算去省宾馆租一套高级房间接待。韦杰同志知道后,说什么也不肯去,冲我一个劲的说:“不必要,不必要,还是和大家住一起好!”我解释说:“这里太乱,怕您休息不好。”韦杰同志笑了笑说:“这条件还不好?比咱们当年搭两块门板强多了!”一句话说的我再也没什么话可说了。我只是心里佩服他,解放这么多年,职务这么高,还没有忘记过去的老传统。

那是一九三六年年底的事了,韦杰同志接任红十五军团七十五师师长。一天,我正在擦枪,忽然有人喊我,:“排长,新师长来了!”我赶紧戴好帽子,跑出屋去集合警卫排。韦杰同志老远就下了马,朝我们走来。我第一次见新来的师长,心中有些紧张,几步跑过去,机械地立正敬礼,向他报告了警卫排的简单情况,韦师长正正规规的还礼,亲切挨个地与大家握手。这时我的心情才多少平静了些,仔细打量这位新来的师长。二十刚出头,中等身材,高高的颧骨,深深的眼窝,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从他的目光中,使人产生一种安全感和信赖。

第二天出操,排头多了一个清瘦的身影,我定睛一看,没错,就是我们新来的师长韦杰同志。跑完步后,部队分头练正步。韦师长一会转到这边,一会转到那边,看到有的同志动作不规范,他就过去亲自示范。拔正步是个累活,多棒的小伙子,站上一会也要满头大汗。这位年轻的师长一遍又一遍的示范,干脆利落,踢腿有力,落地有声。听着那“啪!啪!”的踏步声,让人感到一种力量。难怪小伙子们都看直了眼,都说他是教官式的师长。

韦杰平易近人,关心部属,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搞特殊。师部不开小灶,几个领导都在司令部食堂就餐。平时下去检查工作,也是赶到哪就在哪吃。常常吃饭时,韦杰师长盛一碗小米饭和战士们一起蹲在地上,围个大圆圈吃“团圆饭”,一边吃一边和战士们聊天,问连队食堂怎么样?账目是不是公开?分不分伙食尾子?刚开始大家还有些拘束,后来看师长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便都凑了过来,圆圈围的越来越大。

记得有一次我们到一个村子宿营。村子很穷,好不容易找到一间闲房子,但屋里没有炕。这时天已晚,我愁得没办法,韦杰师长说:“别发愁了,找块门板就行了。”我按师长说的,找来两块门板一并,上面垫了些谷草就搭成了床铺,韦师长睡的好香甜。

提起搭门板的事,我又想起一九八三年在邯郸的事。那是10月份,韦杰同志在北京开完中顾委第二次会议回来,路过邯郸,要去看一下当年作战的香城固战场。军分区领导为了照顾韦杰同志的生活,想从地方宾馆租房。韦杰同志知道后又是执意不肯,他说:“有啥条件打啥仗,这是老传统了!”结果,邯郸军分区把办公室腾出两间,临时搭了个铺。韦杰同志住下后,满意地说:“嗬!这比当年借门板,铺谷草强一百倍!”

随着时间推移,岁月流逝,我对老首长的怀念越来越深。韦杰同志那高尚的情操,艰苦奋斗的精神,平易近人的作风,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进!

 

 

 

 

韦杰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