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送亲爱的父亲最后一程

此文由:范纯英 ( 范奉凯的女儿 ) 于 2011/12/13 1:23:11 撰写 浏览:145719

      今天是父亲的七七祭奠日,虽然不太懂民间的祭祀规矩,也听说人的魂魄在49天后就真正的走了。在这49天里女儿昼夜颠倒茶饭无味,好像父亲就在周围并未走远,女儿一直在回想着父亲的一生。有种痛是让人撕心裂肺的痛哭一场就会好受些,还有一种痛是不能表达的,只能痛在心里,让你知道永远也不能弥补。

      在上小学时,我感到父亲不苟言笑非常严厉,令人生畏。上中学以后我才懂得父亲的爱。母亲的爱是和风细雨,温暖如春,父亲的爱是沉默的,却让我们感到像山一样的厚重。到了中年以后,我才明白自己给父亲的太少了!我们作为子女给父亲的爱太少了,我们对父亲的理解太少了。

      98年前我还常回家看看,有次回家后我说去买东西,父亲马上说“去逛大商店?”他多么高兴啊,当时像个孩子一样兴奋。每当想到这么微小的事情都能让父亲高兴感到满足,做女儿的实在太对不起父亲。 父亲的性格刚强,脾气也暴躁,在有仗打的战争年代,父亲如猛虎在山,叱诧风雨。到了上个世纪70 年代以后,父亲越来越不适应,他那时已明白最眷念的时期已经远去,没有仗打了!这对于一个从硝烟弥漫的战场走出的军人来说,只能适应新形势、适应新环境。而我的父亲,他更像一只被蒙上了眼罩的鹰,不知到该怎样施展自己的手脚了。我们不再看到父亲生龙活虎的样子,他也在努力适应和平的工作环境,在生活中尝试着多种消遣的方式,无奈还是在郁闷中度日。有一次我参加战友聚会,父亲把我送到聚会地后就让驾驶员开车回去,他习惯地正了正衣领又把衣服下摆扯了扯,我才知道他想参加我们年轻人的聚会,我告诉他:“战友会哪有爸爸也来参加的!”当时父亲只能顺车回家了。我至今还记得他当时怅然若失的样子。晚年的父亲内心是多么孤独,女儿竟不能理解!

       这些天来细细地回想父亲,在我从小到大的全部记忆里,用语言和泪水都不能表达出埋藏在心中的思念和痛,父亲是一个从不认输的人,一生倔强、要强的人,最后还是被放倒了。瘫痪在床的他眼睛里透出的是无奈和无助,完全像一只困在狭小笼中的猛兽,生活中已没有他可以支配的。我常常能看到在他脸上流过的眼泪,我曾经威猛如虎的父亲!女儿每当想到这样的场面心里就是痛楚。父亲常这样哀叹“一生都想落一个好,却也没落上一个好。”(山东话,落:得到)

       我最爱的父亲走了,不知能用什么才能表达女儿的内疚,用什么来表达女儿对您的爱,您的女儿纯英欠您的太多!今天是七七,让女儿送父亲最后一程。

范奉凯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