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五十四)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6/1 7:31:10 撰写 浏览:1254

五十四、悲痛欲绝

624下午,女儿在青羊区中医院输液,你留下来陪伴女儿,吩咐我去买菜,等你们回家后再来做饭。我后来听女儿说,我刚一离开,你就开始诉说这几十年来我们的心理历程。你说,别看你爸爸说话粗声粗气,其实他对我的关心和感情,你们是无法理解和知道的。你从每天的生活琐事谈到几次大灾大难,又从家庭的细枝末节谈到如何牵着手过马路,如果是一个人去理发,还要打几次手机,问到了理发店没有?回来时过了马路没有?早晨起床后,轻脚轻手地,生怕惊动了我……你要女儿体谅爸爸,今后多关心爸爸。女儿十分不解,以往你都是说爸爸态度不好,今天怎么突然说起爸爸的好处来了?

我在家把买的菜择洗完之后,见时间还早,就开始学着做饭炒菜,等你们回家时,七八个菜已经端上了桌。你见满桌的饭菜,感到非常惊讶,说:“我今天可是第一次吃到了老周做的饭菜了!”可谁又能想到,我为你做的第一顿饭,竟成了你最后的一歺饭呢!

晚饭后,孩子们刚走,你就觉得心里难受,我扶你上楼,躺在床上,先吃了去痛片,不行,以为是胆囊炎,吃了几片消炎利胆片,仍不行,我又取你提包里的速效救心丸,你吃了几粒,仍不见效。而且呕吐,大汗不止,全身冰凉,我们立马去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查了血,看了心电图,拍了片,都没有检查出病因。这时,我看到你心里十分难受,要求用止痛药,医生注射了杜能丁,但仍疼痛不止,你说,老周,怎么就止不了痛呢,我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我说,没查出病来,说明没啥大病。医生说,可能是肠道上的问题,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回家。

女儿见你疼得厉害,又去找了一个老医生来,他看了先前的诊断结果,怀疑是心肌问题,于是,又重新查血,化验结果,果然是心肌梗死,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一下就傻了。医生说,这里的观察室已住满病人,你们能否联系其它医院有无观察室。我打电话给小玉,请她帮忙联系川医有无观察室的床位,她说,川医正在搞基建,无空位,我的心一下就沉到底了,感到无助,但仍不相信会失去你。

医院把你安排在内一科加一号病床,你心里一直觉得难受,我坐在床边,帮你抚摸胸口,护士说,爷爷,你坐在一边去,让婆婆休息一会儿,我正要取手,你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放,我继续为你抚摸,护士又说,爷爷,你坐一会儿,让婆婆睡一会儿吧,我刚把手拿开,你就睡着了,护士说,你看,婆婆睡着了就好了,我看心电监护已成一条直线,立即喊医生,医生迅速组织抡救,从早晨5时开始,分批轮换抡救,无论是压胸部,还是从口中输氧,始终未恢复心跳,直到50分钟后,医生说,瞳孔已经固定,已无生还的希望了,说不定血管已经破裂,再按压下去,对死者也是不恭,我才同意停止抢救。

我扳开你的眼睛,你象熟睡了一样,怎么也不睁开眼来看我一下,我抚摸你的嘴唇,你怎么也不开口,我抓住你的双手,还是暖和的,手还微微动了一下,我喊医生来,医生说,是你们推动的,她已经走了。我一听说你已经走了,我紧紧地抓住你的手不放,女儿也哭昏过去了。

维东,你真的就这么走了么?你我的恩爱生活还远远没有过够呀,你不是说,我们要白头到老的吗?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和女儿,一个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呢?不管我怎么呼喊,你总是紧闭双眼,带着无奈,带着哀愁,带着牵挂,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眷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当我把你身上换下来的衣服拿回家来,为你清洗时,我一个人在屋里止不住号啕大哭。维东呀,今天我为你第一次洗衣服,怎么竟是你走后我为你洗的最后穿过的一身衣服呢?我俩的情份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么?我望着空空如也的房子,己经失去了生气,你生前苦苦营造的一切,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不知道剩下的路还有多长,今后的日子将会怎么过?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