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五十三)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6/1 7:29:05 撰写 浏览:959

五十三、兴高采烈

“五﹒一”长假快要到了,听说四弟功安一家要来成都,你忙着为他们准备日常生活用品,并通知孩子们把车子洗干净,把其它的事情撂一撂,好好陪四舅一家去玩一玩。

当孩子们把功安一家接进屋,你们好些年没见面,一进门就问长问短,拉起家常来,没完没了。你侄儿钧文说:“大爹,你怎么一点都不催老呢?”你听了更是兴奋,忙说:“是吗?你大爹就是想看看你们,有时做梦都是在想着你们的。”确实,你把几个弟弟时时刻刻都是放在心上的,特别是父母亲走后,你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一家大小都照顾好,不然,就对不起逝去的老人,也无法向亲人们交待。

特别是功安,你总觉得过去在巫溪工作时,曾经有过愧疚,回奉节后,想方设法来弥补,请求组织把他调到身边,好有个照应,可是,后来我们又离开了奉节,好些事是想得到,又帮不上忙。你常对我说,如果我们不来成都,对功安来说,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都会更好地尽到一个作大姐的义务。因此,只要在电话上听到四弟工作不顺心,你就坐卧不宁,不停地打电话,反复地嘱咐,生怕弟弟任性,影响到工作和家庭,更增添你本来就时常埋怨自己的悔恨之情。

你曾经向我说过,四弟从小就逗人喜欢,总是一脸的笑,性格外向,说话做事又很有分寸,是你们几姊妹中很有出息的一个,如果有一个好的环境,兴许能干出点大事来。可惜的是,错过了时机,而这两次失去机会,又都与我们有关,一次是你当时的失策,一次是天意,谁叫我们这时偏偏就到成都了呢?

第二天,你叫女儿和女婿各开一辆车,拉着一大家子人,又到雅安去,参加三弟儿子田奇的婚礼,并要我以主婚人的名义,代表远在夔州的父老乡亲,向新郎新娘祝福,恭贺新婚。

按照我国的传统礼制,个人组合为家庭,家庭聚合为社会。家庭是个人与社会的中介,而婚礼则是步入家庭的殿堂。田奇和周仪这一对新婚夫妇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这既是社会生活的一个细胞,承载着服务民众和报效国家的责任,又是个人生活的一个港湾,寄托着对未来理想和人生目标的追求。

一位先贤曾经说过,“心中自有青山在,何必随人看桃花”,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要想守住心中的一方净土,保持清纯自然的本性,这需要勇气,也需要智慧和毅力。我们希望新婚夫妇把家庭视为人生旅程中的新起点,认认真真做事,堂堂正正作人,不为世俗所诱惑,心存高远,洁身自好,用真诚、正义和良知,去塑造理想的人格;要永葆青春活力,勤奋敬业,自强不息,用激情、智慧和汗水,去谱写亮丽的人生。

当着众人的面,我们请上苍作证,新婚夫妇彼此的选择,是出自内心的,而且是永恒的。岁月将洗去虚幻的浮尘,时光将印证生活的真谛,这个新的美好家庭,将永远像今天这样,和谐如琴瑟,相敬如宾客,知音百年,幸福美满。最后,我们共同祝愿新婚夫妇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祝双方父母,延年益寿,松鹤长春,祝各位嘉宾,吉祥如意,心想事成。

你看到侄儿长得一表人才,稳重大方,婚礼办得隆重热烈,园满成功,非常高兴,不停地夸奖三弟夫妇办事干练,很有人缘,说这既是家庭的荣耀,也是他们作人做事都很成功的表现。

回到成都后,你带着四弟一家到清水河边照像,到浣花溪公园散步,劝他少喝酒,少抽烟,爱惜自已的身体,并拜托他们照顾好么弟,帮助么弟解决他的后顾之忧。四弟离开成都后,你还叹息不止,你说,看到三弟和四弟的家庭生活得这么红红火火的,我自然高兴,但一想到老么一家的处境,我的心却是一片冰凉。你想,我们都是一个父母所生,从小都是在一个锅里舀饭,现在我们都吃干的,唯独他一个人只能吃稀的,这饭能咽得下吗?我这个当大姐的过去没有尽到责任,现在又无能为力,我担心今后我去见父母的时候,都无法向两位老人交待。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