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五十)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30 7:35:46 撰写 浏览:919

五十、清水河边

自去年以来,家中屡屡出事,很不顺心,为了排解苦闷,放松心情,我俩经常在清水河边散步。

每天下午两时许,我们便出后门,沿着清水河,在下至清水河大桥,上到青羊大道口,长约两公里的林荫道上,边走边聊,同时还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欣尝中国古典乐曲。随着高亢悠扬的琴声,我们谈到了家庭,也谈到了古往今来的许多轶事。

你说,我们的家庭成员,现在所从事的职业,基本上代表了我国现今的三大工作领域:我俩早年教书,后改行从政;女儿教书,算是在做学问;女婿经商,可为实业。这人生的三大选择,不外乎就是从政、经营实业和做学问这三大类吗?或者按照老百姓的通俗说法,就是当官、赚钱和搞科研。当然,现在己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也可以转换为经济效益,但真正意义上的文化知识,或科学技术,是以文化指令为目标,而不是以经济利益为核心。再从广义的社会层面来看,实质上就是我国政治、经济和文化这三大领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个家庭,也就是当今整个社会的缩影。我很赞同你的看法,但无论从事哪种职业,成与败,兴与衰,关健在于人的知识和品性。

古人说,“忠厚传家久,诗书继礼长”,这话很有道理。所谓忠,就是要一心一意,不能三心二意,更不能背信弃义,这对于从政的人来说,乃是第一要义。所谓厚,就是要敦厚、厚道,为人要善良宽容,不要刻薄小气。如果说忠是对上而言,那么厚就是对下而言,即对人民群众必须宽厚,要有仁爱之心。一位前贤曾经说过,“忠厚二字,谈何容易?公而不私,又能尽已之心,尽已之力,乃可谓之忠;损已利人,情文俱备,始终不倦,乃可谓之厚。”这里提出的待已严而待人宽,就是要像你那样,把别人往好里想,就是要戒除虚伪浮华,眼界开阔,洞察世情,以豁达乐观的态度来对待人生。

儒家认为,人的生存和发展,决定于两个方面,一是内在品性的扩充,二是外在机能的发展,只有依靠自身的努力,既提高精神境界,又提高谋生手段,并通过内外兼修,追求品性和机能的充分展现,方能使人生变得充实和饱满。你说,现在有些年轻人只重视机能的发展,忽视品性的扩充,貌似强悍,灵魂里却是空白一片,缺乏内在动力,结果总是一事无成,这就是所谓新生代的悲哀所在。

你还说,要想使主观愿望与客观实际完全一致,达到理想的效果,还有一个不要错位的问题。一个人的基本素质虽然决定于后天的努力,但也不能忽现先天的潜质。就比如说你自己吧,天生就不是作官的料,就是再努力,也难成正果。相反,如果选择做学问,搞点学术研究,说不定已早就出了成果。女儿性格温柔,思维慎密,组织协调能力较强,在做学问方面并不是强项,如果和你对换,她来从政,说不定还有所建树,能成气候。你说得一点不错,人,一旦选错了路,往往是事倍功半,白费了许多力气。

这时,一阵春风轻轻拂来,手机里传出《梁祝》那悲凉凄厉的琴声,我们的话题又转到人生的幸福和生离死别的痛苦上来。你说,我们从相识到相知,共同生活了四十多年,现在想来,当年在梅溪河畔相见的情景,就如同是昨天一样,令人难忘。可是,眼前却是白发苍苍,属于我们的日子己经不多了。我要是先走了,你也像梁山伯那样思念我吗?我拉着你的手,哽咽无语,你又说,我们两个人要相依为命,白头到老,但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有一个人先走了,后走的人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等我们俩都走完了人生的最后历程,虽然不可能像梁山伯与竹英台那样,变成两只蝴蝶,但要把我们两个人的骨灰掺和在一起,生生死死永不分离。我正要开口,见对面走来一对熟人,我们立即擦掉眼泪,慢慢地往家中走去。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