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四十二)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24 5:18:07 撰写 浏览:976

四十二、海南之家

你遭受了地震的惊吓之后,陈老师邀约我们到海南岛去过冬,你愉快地答应了,因为那里气候好,很适合你的身体状况。你买好了太阳伞、太阳镜、防晒霜、旅游鞋、沙滩布和一些必备的药品,于12月21日,乘飞机到达海口的美兰机场,陈老师的女儿在这里等候,并安排车子送到琼海住地。

这是一个新建成的小区,位于琼海市银海路西侧,房子刚装修完毕,家具、家电和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系两室两厅一厨一卫的公寓式住房,还有三个生活阳台。新组合的家庭共四人,年龄最大的谭老师70多岁,是一个十分精明的老太婆,身材矮小,但很结实。陈老师比我俩大一点,是我俩的同事,也算是这里的房东。她俩都是中学退休教师,又都失去了老伴,同住一室,我俩住另一卧室。每个卧室有两张床,一个衣柜,床上用品全是新买的。听说陈老师的女儿为了添制家庭生活用具,曾从重庆到海南坐飞机来往了三趟,有的用品还是从重庆运送过来的,真是费尽了她们的一片苦心。

最值得称道的是这里的天气。我们一下飞机,气温从成都的10多度一下上升到20多度,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比我们在西昌见到的景色还要好。你脱掉冬装,人显得很精干,似乎又煥发出生命的活力。我们准备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等到明年春天,气候暖和了再回去。现在,这里就成了我们四人临时组成的新家,过起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 的小家生活。

清晨,东方刚刚发白,太阳还没有露出地平线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起了床,你们三人到楼下花园里练太极拳,我在家里打扫卫生,准备早餐。按照事前商量好的意见,磨豆浆,煮鸡蛋,蒸馒头。待一切都收拾停当后,我就站在阳台上看你们打太极拳。我发现她们都穿着运动服,而你却没有,我立即去商场去给你买了一套名牌运动服,你嫌贵了,我说,这不是贵不贵的问题,是有没有自尊心的问题,我不愿看到你穿得比别人差。

上午,我们四人去逛街,东张西望,漫无目的地去闲游。其实,十多年前,我们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城区内并无多大变化,原来那些老街还依然如故,只是向四周拓展了许多条新街,而且要宽敞漂亮得多。这正如前几年我到哈尔滨故地重游时的感觉一样。30多年前,我曾在哈尔滨的部队服役6年(就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照片的那个地方),32年后我随市政协代表团,又来到这座城市,当天,我就去了部队营房,去看了我放电影的礼堂,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就连中央大街,圣索菲亚大教堂,哈百斜对面的新华书店,都仍然原封不动。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一种亲切感。这次到琼海市也是如此,似乎每一条街道,都有我俩过去留下的脚印,我俩不是在逛新城,而是在重温旧梦,在寻找那些曾经失落的记忆。

“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我们回味往事,无形中又多了些凄冷和惆怅。看见眼前你们这几位闲来无事的老太婆,正如醉吟先生所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大家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说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但离目的地的日子也毕竟是为期不远了。所以我们彼此都相互怜悯,同情和关照,还是想愉快地度过黄昏前的这一段瞬息即逝,但又仍然十分留恋的日子。

我们在农贸市场买回蔬菜,水果,谷物和肉禽蛋类食品,就开始做午饭。以谭老师为主,其余的作助手,有的淘米蒸饭,有的择菜、洗菜,有的切菜、炒菜,不一阵工夫,一桌帶有家乡风味的饭菜就出来了,虽然各自的口味不同,但能够相互体谅,不指责,不挑剔,吃得津津有味,高高兴兴的,有一种和睦相处,居家过日子的样子。

下午,我们在一起玩牌,打成都麻将,你的手气好,一会儿又和牌,谭老师不高兴,你就让着她,有意不吃不碰,不和她的牌。大伙儿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地,大半天就过去了。

晚饭后,我们在小区内散步,碰见许多北方人,他们是从东北和新疆来的,专门到南方来越冬。在看电视的时候,谭老师边看边刺花,陈老师边看边打毛衣,我俩无事可做,你就陪她俩说话,谈到过去在城厢小学教书时的情形,我回到卧室看书,不多时,就安然入睡,梦见周公了。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