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二十一)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14 10:26:02 撰写 浏览:902

二十一、水土不服

维东,你还记得吗?2004年春,我也办了退休手续,成为一个自然人,本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了。但在奉节住了一段时间,我俩都感到很不自在。平时上街,碰上熟人,人家把车停下来,打个招呼,还问我们坐不坐车?我们闲来无事,坐什么车呀﹗在小面馆吃碗小面,刚端碗,人家把钱付了,几元钱,还欠一个人情。最恼火的是坐在亭子间歇息,碰上别人说三道四,一会儿是某某领导怎么怎么了,一会儿又是某某单位怎么样怎么样,我们表态不好,不表态也不好,这种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于是我俩下决心离开本地,前往成都定居。

女儿住四川大学附近,房子比较宽敞,女婿也勤快,一家人和和气气,有说有笑,其乐无穷。但好景不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老是感冒,成天噴嚏不断,三天两天就去输液。每次去看病,医生总是说你体质弱,容易感冒。我认为,这只是内因,到底是什么因素诱发出来的呢?经过长期观察,我发现是由于成都的气候比较特殊,早晚温差悬殊太大,而你又有慢性支气管炎,夜晚冷风一吹,气管炎发了,扁桃体发炎了,于是毛病就出来了。

原因找到了,每天早晚我都要关窗子,但孩子们又不习惯,说空气不流通,反而容易生病。我想,由于身体状况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老的和小的住在一起,也有许多不便,因此我们要另买一套房子,分开来住,对你身体才有好处。

于是,我们在杜甫草堂旁边看中了一套,是跃层,还带屋顶花园的,孩子们办了二十年的按揭,终于有了一个属于我俩的小天地了。

我记得从奉节往成都搬家的那一段时间,你兴奋得很,从打包、捆扎,到搬运、装车,你跑上跑下,忙个不停。在搬家的途中,你还要到静飞在重庆的家中去看一下,和静飞的岳父岳母玩牌,彼此性格相投,很合得来,还有点相见恨晚,不愿再走的意思。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即将有一个安身的居所,在成都有了一个新家,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而流露出来的喜悦。前半辈子,你跟着我瓢泊不定,从奉节到巫溪,又从巫溪到奉节,从老县城到新县城,又从新县城到成都,就这么反复折腾,真把你累得够戗,现在,有了一个最终可以落脚的地方,你怎么能不高兴呢?

按照你的要求,我们把新家装修成简中式,配置了些古典家具,虽然简陋了点,但感到清爽整洁,住着倒也觉得称心如意。同时,我十分注意根据早晚气候的变化,适时关闭窗户,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室内温度,你长期容易感冒的毛病基本上没有再患了。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