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二十)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13 16:12:50 撰写 浏览:1019

二十、如影随形

深秋时分,我想了解一下外迁移民在江西的安置情况(浙江、福建的安置点已去过),同时,县上外派到浙江的罗部长也要求我到温州去一趟,我便自带车子和秘书,开始了江浙之行。

第一天经巫山过湖北的茅山岭、沿渡河,到高阳吃午饭。这里原是兴山县城,因库区蓄水而上迁了。下午经水月寺、茅坪河,住宜昌的汇丰原大酒店。第二天全是高速公路,经武汉、九江直抵瓷都,住景德镇合资宾馆,这时,县上派到景德镇负责移民外迁的雷局长早已等候在此。我详细询问了移民安置情况,了解到当地经济条件较差,除了粮食生产,没有其它经济收入,安置难度较大。我想,如果移民收入下降,即使迁来了,也很难稳得住,这与迁到浙江的湖州、德清、安吉的条件相差甚远,更不能与福建的福州、厦门、泉州相比,能否将安置点从浮梁改到景德镇郊区呢?这需要回去向上反映。本打算与当地政府研究有关问题的,鉴于此种情况,便没有出面。

宾馆坐落在丛林之中,前面有一个很大的水塘,显得十分幽静。次日清晨,你坐在莲花塘边观鱼,精神很好,两天来因旅途奔波劳顿所耗费的精力,已完全返过来了。上午我们沿着莲花塘路,经市委到莲社北路、莲社南路,沿街全是陶瓷商场,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瓷器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我们选购了几件青花瓷和颜色釉,又到文物商店买了一些工艺品,并在人民广场陶瓷艺人铜像前摄影恋。

在九江,汽车烧缸,只得住九江宾馆,等候修车,然后随团到庐山旅游。我们沿锦绣谷、仙人洞下黄龙潭,再上黄龙寺、三宝树,到植物园、含鄱口,回到毛泽东诗词园,最后到牯岭。这其中你特别喜欢锦绣谷的险峻山峰,你站在含鄱口远眺鄱阳湖,云雾时开时合,远山若隐若现,你说:“真的是很难看清这庐山的真面目哩!”我感兴趣的是在牯岭几百栋别墅群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美庐别墅,它是一个外国人送给宋美龄的,蒋介石在这里住过,毛泽东也在这里住过。庐山不仅以优美的自然风光闻名于世,近百年来,更是以中国政治风云变幻莫测的神秘舞台,让人们刮目相看。远的不说,单是建国后的三次庐山会议,就导演出多少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悲剧和喜剧。

車修好后,我们继续上路,到南京时已华灯初上,住秦淮河边的白鹭宾舘。晚饭后,我们登上秦淮河上的游船,两岸灯红酒绿,歌台舞榭,琴声悠扬,小船载着我们徐徐前行,面对这碧阴阴的水,这一片朦胧的烟靄,你说:“这不正是当年朱自清笔下的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吗?”我们都被你的雅兴所感染,船儿划了很远很远,深夜才归。第二天下起了濛濛细雨,我们先游览了秦淮古玩城,又在夫子庙里拜谒了孔圣人后,便向金陵古都告别,驶向我朝思暮想的陶都,住进了宜兴国际饭店。

宜兴与奉节有着难以捉摸的渊源关系。奉节老县城有一条老街,叫宜兴路,宜兴有一个古镇,叫丁蜀镇,所谓丁,四也,蜀,四川也,后来两县又结为友好县,我曾作为友好使者来过宜兴。这次故地重游,是来寻宝,过把紫砂瘾。其实我也知道,现在要想买一把名壶、老壶,确实如你所说,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但我就是死不了这个心。结果,选了几十把造型比较独特的新壶,便怏怏离去。

最后,我们直奔温州,在花园大酒店与罗部长见面了。罗部长为人厚道,办事干练,对政界不是很感兴趣,结交了许多收藏界的朋友。这次约我来,就是与一位文物商店的南先生见面。南先生的铺面不大,但都是好东西,特别是家里有一件龙泉窑的剔花粉青大盘,直径达80公分,让你叹为观止,你说平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器物。我们在一起吃过饭,他送了两件瓷器,我回奉节后给他的商铺刻了一块匾额,可惜至今还无法送去,后来他还托人带来一个紫砂佛手,放在客厅进门旁的乌木花几上,张开大手,迎接前来的每一个客人。

离开温州时,罗部长又送我们到上海,住在锦江宾馆,一同参观了上海博物馆,又到古玩市场去捡漏。接着,我们去浦东的东方明珠,你嫌贵,不去。我说,既然来了,大头的钱都花了,何必计较这点小数?再说,明天就要回去了,登高望远,把整个上海尽收眼底,也才有个完整的印象啊,最后,你才勉强同意。同行的年轻人笑你抠,我批评他们,这不叫抠,是节约,你们要好生学着点。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