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十二)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9 8:44:06 撰写 浏览:1017

十二、同病相怜

就在这年秋天,女儿返校后,我总感到胸部隐隐作痛,到成都一检査,是严重的脂肪肝。你知道后,把我的这点疾病当成件不得了的亊情,家里的大小活都不让我做,每天早晨,天一亮你就起床,到厨房里给我蒸鸡蛋。先是把田七切成薄片,放在碗里蒸,然后打入鸡蛋,待蒸好后再放入蜂蜜,天天如此,精心护理。同时还托人在外地购买德国原装进口的易善力,每年要花费七八千元,病情逐渐好转。而你发病的时候,身边却連一个人影都沒有。那時我正在地委开会,你下班回家走在楼下梯坎時,就感到头部剧烈疼痛,瘫痪在地,没有办法,只好给陈老师打电话。送到医院一检査,血压升到130180以上,医生说,得赶快住院。等我赶回来時,你还劝告我,说:“我不要紧,你不要影响工作。”

从那時开始,你的血压就始终不正常。后来到华西医院請老教授检査,又发现脑动脉硬化,还是晩期,但你总是不相信,拿了些葯就回去了。你根本没把自己的病放在心上,你说,别听医生说得那么严重,我自己的病自已清楚,死不了,没亊。听你這么一说,我们也大意了。

由于在对待疾病上,我们都抱着任其自然的态度,平時不愿意体检,有了病也没有坚持服药,认为生死已定,不用自寻烦恼,因此,对病理常识完全无知,這不仅导至你的這次突然离去,也可能是你父亲去世的重要原因。你伯伯临走前,经常说头晕眼花,我们以为是劳累过度,没休息好,就给他帶去一大壸人参酒。听说他看到這壸人参酒,还高兴地说,這么多酒,怎么喝得完哟﹗殊不知你父亲还真是没喝完這壸酒就去世了,而且正是喝了酒以后倒在床上走的。現在看来,你有高血压,很可能你父亲也有高血压,而這壸人参酒就可能是杀害你父亲的真正兇手。我们都为此后悔不已,時常受到良心的谴责,没想到這种亊又发生在你身上,你想,我的心又如何得以安宁呢?

从你那次发病以后,凡是外出,只要条件许可,我们尽可能在一起,相互间好有个照应。一次到海口参加旅游交易会,我们和夔州宾馆的总经理老沈夫妇四人结伴同行,沿途你好开心。在武汉,湖北省委办公厅的朋友陪我们一起游东湖,参观了当年接待毛泽东和江泽民的梅岭1号、梅岭2号,並设宴招待我们。到海口参加旅交会后,一个朋友开車送我们去琼海市和三亚市,游览了沿途的各个景点。在深圳,是总后驻深圳办亊处主仼,也是一个奉节老乡安排接待的。到长沙后去看了姐姐,也参观了韶山,看了滴水洞,一个朋友把我们安排在省委九所宾馆﹙国宾馆﹚,看了当年毛泽東和江青的住处。你说,這一路算是开了眼界,没想到你们的朋友這么多?我说,這一切都是老沈特意安排的,你们平時在家辛苦,难得出门一次,是该放松放松。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