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十一)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9 8:42:16 撰写 浏览:903

 

十一、清风徐来

我俩在家庭生活上有许多共同的爱好。首先是爱整洁,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坐在那里才感到特別舒服。再就是爱购物,遇上好看而又实用的東西,总怕错过机会。我们把吃饭看很淡然,在家以素食为主,出门時只要干净卫生,隨便吃点家常菜就行了。但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你爱热闹,总想到人多的地方,我爱淸静,喜欢偏僻的地方。在奉节我特别留连含瑞乡那一带的树林子。一到夏天,那里面阴凉潮湿,淸风徐来,树叶沙沙作响,偶尔传来一阵阵斑鸠凄凉的叫声,觉得天地间是如此的空旷,又如此安谧。

当然,对于這片土地的情愫,还要追溯到近半个世纪以前。那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硝烟尚未完全燃起,师范学校安排学生实习,把你放到离县城100多公里的含瑞乡凤凰村小,你步入社会的第一站就这么遥远,可见你这一辈子的路是多么艰辛。

再就是1992年的暑期,女儿读大二回来,我帶着县委办公室的几个秘书,遵照书记的旨意,到含瑞乡总结乡党委书记的工作方法,主要是贴近群众,为民办实亊,爱民,亲民,惠民,写了三篇材料,印发全县,影响较大。当時我把女儿也帶上去了,一有空就在林子里捡蘑菇,找附近的老农摆家常,山里人朴实善良的品格就象林子里的花栗树皮,虽然粗矿,伹正直厚道,从无遮掩,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我们还到你当年实习的凤凰小学去看了一下,已修成四合院,听说学校规模比以前大多了。

后来地委书记来我县视察工作,到了含瑞乡,见到這里山青水秀,散发着一种古老而又淸新的气息,赞叹不止。书记问村主任,今年多大了,小伙子说:“虚度二十春!”地委书记哈哈大笑,说:“這里不仅乡风淳朴,传统文化的底蕴也滿深厚的嘛!”

还有一点,也是我俩经常讨论的话题,就是由于我们平时生活中各自所面临的任务不同,考虑的问题不同,思维的方式不同,因而,各自心目中的偶像也不同。你说,你最崇拜的人物是华罗庚,最感兴趣的是统筹法,我说我最崇拜的人物是黑格尔,最感兴趣的是抽象法。你说,华罗庚的统筹法,大而言之,它广泛适用于科学研究,企业管理和基本建设,小而言之,也适用于家庭具体事务的操作。比如买菜做饭,要买哪些菜,做出什么样的菜,先要把操作事项列出来,再按时间把工序排出来,这时,就要选择一个最佳方案,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样才能节省时间,提高效率,不窝工。不然,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把事情的顺序颠倒了,人也累死了,戏还不好看。我这时才发现,难怪你把家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该做的事情做了,该玩的时间也玩了,原来你还有一套科学的工作方法。

我也多次给你说过,我之所以崇拜黑格尔,是因为他的《逻辑学》虽然是唯心的,但却是辨证的,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辯论法的一般运动形式,是一部“纯概念”从抽象到具体的唯心主义逻辑学。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把黑格尔辨证法的合理形式运用于政治经济学,用科学抽象法和自己特有的逻辑体系建立起来的理论大厦。一百多年来为什么颠扑不破,除了它的基本观点之外,就是因为它的结构体系,它的逻辑思维方式是科学的。所以列宁说,“不钻研和不理解黑格尔的全部逻辑学,就不能完全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遗憾的是,黑格尔《逻辑学》唯心主义体系中“无数的珍宝”,至今还很少有人去发掘。我用黑格尔《逻辑学》中的思维方式写的论文《浅谈人民政协参政议政的度》,被重庆市政协理论研讨会评为一等奖,我用黑格尔由抽象到具体的方法,研究《资本论》的几篇文章,也被核心期刊所用。所以,我俩经常彼此相互戏言,我说你是管理型“人才”,你说我是研究型“人才”。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