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七)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7 10:14:09 撰写 浏览:1014

七、野茫茫

我们在巫溪工作近二十年,每年春节前,哪怕车票再紧,雪再大,都要赶回去看望两家的老人,与父母一起过年。那些年,交通不发达,每天仅一班车,而且只能坐到竹园,还要走三四十里山路。由于坡陡路滑,又背负着沉重的行李,在翻越鸡骨梁时,我们往往是手拉着手,四脚四手爬上去的。当时女儿很小,实在走不动了,还要你背,于是,你背上背着孩子,手里提着行李,像一头老黄牛,竭尽全力,爬行在盘山路上。

山区的暮冬,天色瞬息万变,有时寒风凛冽,雨雪交加,脸上的汗水和雨水顺着头发滴在衣上,很快就形成白色的汗渍。有时狂风呼啸,尘土飞扬,逼得人睁不开眼睛,喘不过气来,只能背着风退步而行。我们一家大小艰难地爬涉在荒山野岭之中,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尽快地和家人团聚,投入到父母亲温暖的怀抱之中。

回到家里,看到多日不见的老人,又新添了不少白发,期待的眼眶里满含着热泪,一声爹,一声妈,你一路的艰辛,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卷起衣袖,操持家务,忙这忙那,谁不说你勤快懂事,邻居们都夸你能干贤惠,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媳妇。可是,一到岳父岳母家,你儿时顽皮撒娇的憨态就完全释放出来了,既不下地干活,也不在家帮厨,还一个劲地缠着妈妈要零食吃。我有时提醒你,你却小声地对我说:“我平时生活得太累,现在我要轻松一下。”你脸上出现如此灿烂的笑容,这真是我平常很少看得到的。因此,每次回家,我总劝你多住些时日,这时,你脸上又露出无奈的神情,“不行喔,我没有这个命,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我呢!”我知道,你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女人,又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女人,但人的忍耐总是有限的,我不想你的生命过早的枯竭,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离开了我。

为了缓解你的精神压力,我在巫溪县委工作期间,也曾安排过几次县内旅游,但你总是并不那么开心。一次是利用学校放暑假的机会,与县委书记一道,到高山草场红池坝度夏。红池坝地处巫溪西部,海拔1800米至2500米之间,总面积30多万亩,其中原始森林10多万亩,高山草场10多万亩,年平均气温仅10多度。偌大一片土地没有乡村建制,而是由县上直管。当时有一个国营农场,国家计委和中科院正在建立亚热带高山人工种草试验基地,县上引进和繁殖了部分新西兰细毛绵羊。我们住在农场的场部,是五十年代建的两层楼房。除与有关科研人员商讨项目建设外,大部分时间是陪你和女儿散心。

我们看了红军曾经驻扎过的扎鹿盘,四周全是悬崖峭壁,中间一个大院坝,只有一个卡门可进,大家都为这里的地势险要而惊叹。

到了天子城、银厂坪,海拔已2500多米,虽是盛夏时节,但风是冷飕飕的,浩瀚的原野上,长着半人高的青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有红的、蓝的、白的、黄的、紫的,点缀其中,随风摇曳,犹如一张流动的大地毯,有一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恢弘气势,我激动不已,觉得个人置身其中,方知天地之浩大,个人之渺小,而你却说,这里虽然好看,但不是你我的生存之地。我听了好害怕,然而仔细一想,你说得也对,你内心本来就很孤独,所以爱热闹,怕寂寞,这么荒凉的地方,你肯定待不住。

到了西流溪,我们都到小河沟里去捉娃娃鱼。河水冰凉浸骨,鱼儿躲在石板底下,很不好捉。你怕冷,不敢下水,还劝我们不要捉鱼。你说,这么小的鱼,既不能吃,拿回去也养不活,不如放条生路,让它自由自在地生活去吧。听你这么一说,我们都把捉到的鱼全放了。

回到住地,有的看书,有的下棋,有的睡觉,你却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敲门,给每人端去一盆热水,叫大家洗脚。同行的易书记对我说:“老周,你给老田说一下,这里有服务员,叫她好好休息,”我说:“她这个人做惯了,闲不住,随她便吧,”书记说:“这个年代,还有这么贤惠的家属,这真是你的福份!”我听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还有一次,也是和县委书记一道,到与神农架原始森林接壤的白果林区去。白果林区在巫溪的东部,与湖北相连,有12万亩原始森林。记得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驱车从县城出发,翻过张家垭口,汽车在悬崖峭壁上走了十多公里。上有九重岩,下临巴岩河,山势不仅是笔直的,而且还倒悬着,司机稍不留神,车子就可能掉下万丈深渊。

过了双阳乡政府,再翻过一座山,向下走几公里,就进了林口子,一股凉风扑面而来,青岩河水叮当作响,白果林区的春天令人心旷神怡,又神秘莫测。我们沿着河沟缓步前行,高大的珙桐树上,盛开着白色的像鸽子一样的花朵,这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植物化石——中国鸽子树。再往前走,河沟两边半岩上冲出两股清澈雪白的泉水,然后又在半空中合为一体,飘然落下,当地人称为“水公”、“水母”。你站在这里,沉思良久,深有感慨地说:“人有男女,山有阴阳,连水都分公母,但愿我们像这两股水一样,今生今世,永不分离。”现在想来,还后悔莫及,如果当初在这里照一张相,立此存照,也许就没有今天的分离了。

后来我们又上了蛇山,到了蛇梁子。这里海拔1600多米,山高林密,油松苍翠,桦木中夹杂着灌木和蓼竹,地面滿是厚厚的落叶,落叶上又长了厚厚的一层青苔,脚一踩下去,陷到大腿以上。老人们说,这下面就是成堆的蛇窝,只不过今天气温较低,蛇不会出洞。

下山的时候,我们坐在河沟水塘边歇气,发现被水冲下来的树木中,有一种十分珍贵的岩黄阳木,它生长慢,木质硬而且细腻,人称植物黄金,是上等的雕刻材料。我给林场的工人打过招呼,请他们注意帮我收集一点。后来,他们把捡来的黄阳木锯成木板,送进城,我调离巫溪时,把它带到奉节。退休后,又将这些木板运到成都,准备为你刻几幅字,没想到,字还没刻完,你却先走了。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