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圣苑官方网站 思忆集官方网站 思忆集专题
思忆集
思忆集
思忆集

淡淡的哀愁(五)

此文由:周述永 ( 田卫东的丈夫 ) 于 2012/5/6 8:14:36 撰写 浏览:995

 

五、智慧女神

说起入党一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恩德。你父母都是共产党员,家庭出身又好,在那个极左的年代,入党应该不成问题。可是,问题出在我身上,我父亲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当过伪保长。你在奉节范家小学入党时,区委书记说你一个共产党员的女儿嫁给国民党的儿子,是敌我不分,没批。而在讨论我的入党问题时,同志们说,虽然本人父亲有历史问题,但爱人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说明阶级立场已转过来了,于是很快被批准了,并且不断被提拔重用,直到进入县委领导班子。你说说,这算什么事呢?

你的高尚情操,还表现在对家庭问题的处理上。我家兄弟姐妹多,从小靠相互帮衬才读了点书,找到了一份工作。我的条件稍有改善后,首先把二哥一个有残疾的孩子带到巫溪去读书,从中学毕业到参加工作,前后十多年。后又把弟弟的一个孩子接来读书,前后六年。当时我们家的房子很窄,吃住都很不方便,我又经常不在家,你不但要为孩子们做饭、洗澡、洗衣服,还要为他们的学习成绩和安全操心,真是把你累坏了、苦够了。后来,你一个弟弟高考差点分,准备转到巫溪来补习,你没同意。我说,对两边的亲人应一视同仁才对,你说,我家的情况和你家的不一样,你家的人背着你父亲历史问题的包袱,出头的机会很少,我们不帮谁帮?而我家是红五类,父母打的底子好,只要自己努力,干什么都行。如果没有出息,只能怪自己。你一个默默无闻的妻子,把问题看得如此之深刻,我一个作丈夫的,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还有谁比我更感激你呢?如果用贤慧、懂事来比喻你,那远远不够,你是一位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睿智、通透的智慧女神。别看你平时不言不语,其实你对人世间的一切事物,想得比谁都透,看得比谁都清。

当然,对我体贴入微,让人没齿不忘的,还是生活上的照顾和关心。我在县委作理论干部期间,由于长期看书学习,有时通宵达旦,忘记吃饭和睡觉,得了严重的胃病。后来你在我看书时,就一直守在身边,一会儿倒开水,一会儿送点心,生怕我肚子饿了,又要胃痛。每天早晨五点多钟,天还漆黑一片,你就到水洞子豆腐铺里守着等豆浆。我起床时,看着热气腾腾的豆浆,你温暖的不仅是我的胃,也温暖了我的心。家里的一切重活脏活,你总是抢着干。有次在城小收蜂窩煤,我在捡,你来挑,肖老师冲着我说:“你们家的女人变成了男人,男人变成了女人!”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你连忙安慰我,“别听她瞎说!”我有时真觉得你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孩子一样,疼我,宠我。

对于我的学习和工作,你不仅全力支持,而且想方设法,为我创造一定的学习环境。我在家时,每天晚上的作息时间,你都作了严格的规定:8点钟以前该孩子做作业,9点钟以前是你备课改作业,一到时间,你把孩子赶到被窝里,把书桌腾出来让我学习。我前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把马克思《资本论》的一至三卷,包括剩余价值学说史,从头到尾通读了三遍,写了几十本读书笔记。你就自始至终陪我学习了十多年。

我三次到成都学习,最长的一次是一年。当时工资很低,我的工资一个人全用,你带着几个孩子省吃俭用,还把节约下来的钱不时给我寄来。你常来信说,叫我吃好点,不要把身体拖垮了,钱不够用再想办法。回家后,你看到我穿得单薄,连忙去给我买了一件棉大衣。我在学习期间写的论文被西南财经学院的《财经科学》刊用后,还寄来50元稿费,你立马去买了鸡和鱼,说要给我补补脑子。说实话,那些年我的工资,几乎是全用在读书和学习上了,除了外出,还要买书,订杂志,你不但不反对,还四处借钱,并鼓励孩子们要多读点书,学点真本事。

你不仅支持我的工作,还关心我身边的同事。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县文艺宣传队﹙即后来的文工团﹚当队长的时候,快过年了,一些家在外地的演员没法回家,你就把他们接到家里,大酒大肉地招待,而当天演出,由于入场票很紧张,没给你安排座位,你二话没说,带着孩子在家看书。有人说怪话,说你一个队长娘子拿不到戏票,谁相信?你还向别人作解释:队长也有队长的难处,我们何必这个时候去凑热闹。你处处为别人着想,就是天大的委屈也只是淡然一笑,从来不放在心上。你常对我说,对别人,不要把坏处想多了,对自己,不要把好处想多了,作人一定要守本分。你这些作人的准则,不仅深深地影响了孩子,也深深地感动了我。

  

田卫东

0

写悼念留言 写缅怀文字 发点滴图片